“远”山“怀”梦筑高坝
----记中国电建水电七局双江口大坝工区主任郭远怀
来源:水电七局 作者:罗乐 李俊敏 时间:2019-04-01 字体:[ ]

在水电行业流行着这么一句话,世界水电看中国,中国水电看电建,电建水电看七局。五十余年来,中国电建水电七局行走于名山大川,在峡谷深山筑起座座水电丰碑,承建世界第一高拱坝、世界最大地下厂房、世界最高碾压混凝土大坝、世界第一土心墙堆石坝、世界第一长坝……无论国内还是国外,不管是技术难度还是建设规模,在水电领域始终占居龙头地位。

而今,沿着奔腾不息的大渡河逆流而上,水电七局又将再次刷新世界纪录,在双江口水电站筑起315米的世界最高坝。

老郭,46岁,参与水电建设已有27年。这些年,老郭走南闯北,踏遍了祖国的山山水水,大大小小参建了十余个电站。“广西龙滩、云南去学、四川紫坪铺、太平驿、锅浪跷……”说起参建过的水电站,老郭如数家珍;语气也不禁上升一个调,显得特别自豪。

老郭全名叫郭远怀,是水电七局双江口水电站大坝工区主任。因为常年在水电一线工作,风吹日晒,让本就不太白皙的他显得更加黝黑。在工程一线,老郭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几乎都穿着那套蓝色的工作服,黑框眼镜下的目光炯炯有神,两鬓略微花白的头发像染上一层薄霜,走起路来却风驰电掣,十分精神。

郭远怀在双江口水电站施工一线

山水相伴 筑坝半生

1989年,年仅十六岁的郭远怀报考了水电七局技校。“当时水电七局具体干什么的我也不是特别了解,只是觉得是央企,靠得住,包分配,铁饭碗,就报名到了技校学习施工机械。”

1995年在建设天生桥电站时,老郭申请加入土建队。从此,水电施工一搞就是24年。

“我们搞水电要说辛苦确实也辛苦,但回头一想,世间也是没有一样工作是不辛苦的。”回首20余年的水电生涯,老郭对辛苦的解读相当豁达。“这么多年,习惯了。”

“要说苦,还得属斜卡。”老郭当时参建的斜卡水电站,海拔3300多米,住的营地也有3100米。项目与最近的县城有3个多小时的路程。“在里面千万不能有什么伤风感冒,一旦生病,一两个月都不见好。” 回忆起往昔峥嵘岁月,老郭忍不住感慨道,“现在工作环境好多咯。那时候,一到夏天涨水,河水翻滚着泥沙,那水简直不能喝。我们喝的水只有去山上抬。”说起往事,老郭有些止不住。“有一回抗洪抢险,为了抢电缆、水泵等设备,大冬天的大家伙儿也顾不上寒冷和危险,一个个纵身往下跳,在冰冷的雪水里一泡就是个把小时,大家都急了眼,谁也顾不上。”

初心不改 水电情深

“辛苦,但是值得。”这是老郭这些年最大的感触。“看着大坝填筑越来越高,就像看着自己的孩子一天天的成长,当看到蓄水发电时的情景,心里也会由衷的高兴和自豪。”

大家都说老郭是个直性子的人,不会拐弯抹角,用老郭自己的话说,他算不上聪明人。从操作员到今天的管理者,这其中漫长的路,只有他自己知道,都是他一步一个脚印努力走过来的。

这么多年来,每天5点半起床是老郭雷打不动的习惯。

老郭深知,工作中要让兄弟伙“服气”,必须要以身作则。 “要是我每天都睡懒觉,偷懒耍滑,那工作就完蛋了。”做好表率,是老郭对自己最基本的要求。

对待工作老郭可谓认真严谨、一丝不苟。2019年3月25日,双江口水电站首仓混凝土浇筑,在这期间郭远怀就像个“大管家”,天天守在工地上,从电站围堰上游走到下游,对施工现场技术、质量、安全工作进行详细的交底,生怕出了事故。

“老郭,基坑这个部位需要你过来处理一下。”“右岸边坡开挖需要你来盯一下哦”……针对工作面上存在的问题与现场管理人员及时沟通解决,哪有问题就赶紧前往哪里解决,随时都保持24小时待命状态。老郭坦言,承建世界第一高坝,既是一种荣誉,也是一种压力,我们只能成功,不能失败。

“现在进入后水电时代了,咱们七局也在不断的转型发展,市政、地铁项目越来越多。虽然这么些年我一直从事水电行业,但现在的环境、条件和福利待遇都比以前好太多了,真的让我一下离开水电建设,心里还会难受。不光是我,很多水电老工人,不愿意退休,都有这样的原因。”对于像老郭这般在一线干了大半辈子的老水电来说,水电情怀已然在不知不觉中潜移默化的根植在内心深处。

硬汉柔情 大爱无声

山能养人,水能育人。一路走来,老郭和大多数水电人一样有着太多的辛酸和苦楚,但是也许是这种与山水为伴的人生历练,造就了老郭坚毅的品质。水电人并非不食人间烟火,他们也有喜怒哀乐,也有儿女情长。

最让老郭难以释怀的事是母亲去世。当时老郭在太平驿电站工作,不幸的是自己却没能见上自己的老母亲最后一面。“当时通讯、交通不发达,从母亲去世到得到消息已经过去四天了。”闻知噩耗的老郭在公路边拦下一辆过路车到都江堰,再转车到双流。一到家,双腿一软,眼泪止不住的流。“母亲生我养我,那时才体会到古话说的子欲养而亲不待的悲痛。”忆起往事,老郭声音有些低沉,眼眶也渐渐地泛红。

“现在,自己的老父亲也是由姐姐照管,一年见面的机会十个手指头都能数过来。儿子住校,和他交流较少,一周就通两次电话,挺担心他的学习成绩的……”谈及家庭,老郭满脸的愧疚和无奈。

看似无情,却有大爱。在老郭这一辈水电人身上,舍小家、顾大家的情怀已经深深嵌入每一个水电人的基因里。可以想象在2024年双江口电站首台机组发电时,老郭站在世界第一高坝的顶端,回想起为电站建设付出的点点滴滴,那会是怎样一种心境?


【打印】【关闭】

浏览次数: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