实力“坑哥”
来源:水电四局 作者:景军 王迎亚 时间:2019-04-01 字体:[ ]

“坑哥”是谁?

他是安全、质量、技术、经营管理以及市场营销样样全能的那个花式“坑哥”;是在水环境治理工程中技术水平过硬的那个专业“坑哥”;是看见儿子烫伤照片,边流泪边赶工作的不客气“坑哥”;是带领团队荣登全国十大首批黑臭水体治理效果良好“光荣榜”的那个不坑弟“坑哥”。他是广州市车陂涌、棠下涌水环境治理项目总工刘坤,一名扎根施工一线的共产党员。

花式“坑哥”

为何叫他“坑哥”呢?源于他一门心思专注于广州车陂涌、棠下涌项目全线的108条井的施工。再加上大部分广东人说不好普通话,“坤哥”便因此得名“坑哥”。

“坑哥”是湖北随州人,2009年毕业于三峡大学路桥工程专业,同年加入中国水电四局,10年的时间,从金安桥水电站到宁杭高铁,从渝广高速到玻利维亚铁路项目,从深圳茅洲河治理到广州车陂涌、棠下涌水环境治理,他从一名初出茅庐的技术员到成熟稳重的项目总工,而这一切,源于他自身的实力。

钻技术,打基础,主编《无砟轨道Ⅱ型板侧向挡块施工工法》,获省部级工法奖;善经营,拓市场,策划开拓科恰班巴面板堆石坝和苏克雷公路市场,参与编制《玻利维亚国别指南》并出版;敢担当,勇争先,荣获“优秀工程技术人员”、“优秀质量管理人员”、“先进生产工作者”等荣誉;这些都不算什么,下面要说的那才真叫牛!

2017年10月,广州车陂涌、棠下涌水环境治理项目正在奋力冲刺“11·30”节点目标,可是老天不给力,一夜的暴雨让人难以入眠,路面的积水越来越深,除了几个主要施工部位安排了值守人员,其他项目管理人员及作业工人全部撤离作业面。夜幕灯光下的华南农业大学校园道路上水波粼粼,大流中,出现了一位身穿浅色衬衫,不停地在一口下水井旁徘徊的“守坑哥”。“我们透过宿舍的窗户看到,他在井口旁坚守数小时充当“人肉警示牌”,为我们指路,真的很感动”,一位女生说到。事后得知,这位男子正是刘坤。后来,项目同事经常拿这件事开玩笑:“坑哥”不坑妹。他总是嘿嘿笑着说:“要是你们当时在场,肯定也会这么做,那么多女学生,要是出点事咋办”。

哪里有需要,刘坤就出现在哪里。2018年底到2019年初,“全能手”刘坤加入到水环境治理项目的系列投标工作中。机遇是留给有准备的人,公司在深圳相继中标铁石(二期)水质保障工程等5个生态环境项目,而在这期间,刘坤便成了领导眼中的“香饽饽”,接到支援深圳新中标项目的命令后,他义无反顾,紧急赶赴深圳,全身心投入到前期策划工作中。

“谁叫他年纪轻轻,肯学肯担当,什么都会呢”。广州项目党支部副书记陈辉说。

你说,他是不是花式“坑哥”?

专业“坑哥”

2017年5月,广州市车陂涌、棠下涌水环境治理项目正式进场,刘坤被寄予厚望,从茅洲河项目调任该项目总工。

之前,刘坤是茅洲河项目的副经理,他对治水工作在公司算得上比较有经验了。刚参加工作时在水电站,到后来又全程负责茅洲河项目的质量、技术,让刘坤坚信拿下这个项目不是问题,但是随后的“下马威”迎面而来。

车陂涌、棠下涌治理工程涉及水环境综合整治、地下管廊建设、污水管线施工等各个专业,专业涉及面广、跨度大,项目一开工便赶工期,对技术保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;由于施工点多面广,包括地铁、公路、高校等多家产权单位以及居民区和工业区,牵涉利益方多;施工设计地质勘查不详,地下管线探查不明,导致设计井位在现场无法落地,需要重新调整井位和管网;在城中村支涌截污和排水管网改造工程设计中,支涌暗涵的截污口摸排出现遗漏,导致管道接驳不可行;在顶管施工推进过程中会经常出现地下构筑物、软质垃圾、深埋含承压水的富厚砂层中孤石、穿越重要市政公路及地铁中间层遇障碍物等疑难杂症……

一系列问题层出不穷。面对挑战,刘坤没有被困难吓倒,他常说“困难像弹簧,看你强不强,你强他就弱,你弱它就强”。

初到广州,在总体的参详了施工图纸后,第二天他便组织测量团队一起沿着项目沿线进行详细的踏勘。按照“洗管”、“洗井”、“洗涌”的操作手册校核初步设计的可行性,完善初步设计方案,规避错漏。同时,对重点部位进行了地质补勘,核实工作井工艺、防护措施和顶管机选择的合理性。

其中,大观厂华农段的地形地貌是全线最为复杂的,在DW13号井施工至12.5米时,沉井下沉受阻,井体发生倾斜。为了查明原因,规避潜水探测的风险,刘坤当机立断、大胆决策,决定将沉井不排水下沉工艺调整为排水下沉工艺。然而,强排水后受地下承压水影响,井体下部出现严重的涌水涌砂现象。刘坤到处求证,请教数名专家,不眠不休连续15日奋战在现场,不断尝试和论证各种方案的可行性,最终通过加设钢板桩、高压旋喷桩和双液注浆的联合止水措施进行作业。就这样因地制宜、顺势而为,为“11·30”攻坚工作打通了绿灯。

“我们这个总工绝对是高水平,总承包部的施工计划,他排得比我们项目自身的还要完美,从总包部到各个工区项目部,无人不对他称赞有加”,项目负责人李龙说到。

原来,他不仅是项目部的总工,还兼任了总承包部的总工。虽然言语中能听出来一些抱怨,但侧方面也反映出对他个人技术能力水平的认可。

项目赶工期那段时间,他全天满负荷地工作。顶着蚊虫叮咬与炎热,编方案,跑设计,盯现场。使得项目提前7天完成了沿河截污任务。车陂涌黑臭水体治理效果3次考核均符合国家生态环保部水质考核标准,荣登全国十大首批黑臭水体治理效果良好“光荣榜”,曾在一个月内接待了全国数十个省市观摩团观摩。截止记者采访当天还来了一批来自外省地方政府、企业组织的观摩团前来交流学习。

“搞水环境治理,技术是龙头,刘坤有一套”,李龙说。

你说,他是不是专业“坑哥”?

“坑哥”不坑弟

对于在大江大河上驰骋过几十载的电建人,来到城市治水,不就是挖个井、埋个管么,这绝对是轻而易举的事。谁曾想,只有自己亲身经历了,才知道治水真难。

基于项目整体技术难度高,技术人员均是从不同单位临时抽调而来,所涉及的技术专业各有不同,且整体团队相对年轻化,工作经验及其欠缺,甚至还有22名还不满20岁的实习生。如何提升团队的技术水平,尤其是顶管施工过程中重难点等因素的考虑,刘坤可谓是“绞尽了脑汁、费尽了心思”。

为解决对顶管施工认识不够,了解不清的短板,刘坤去书店专门挑选了一些盾构施工技术的书来进行参考。总工的前期技术准备工作一般都比较繁重,很难挤出时间来进行“充电”。他为了学习顶管施工技术,抓住本项目施工技术重难点的关键,只好充分利用起零散的时间,在外出候车、坐车的时候还要好好“研究”一下。因此,他养成了随身携带专业书籍的习惯。

“纸上得来终觉浅,绝知此事要躬行。”要想掌握顶管施工关键技术,光靠在书本上的学习还不够,他还主动“走出去”,去附近的项目进行学习,向经验丰富的同行、专家请教,一步步把顶管施工的思路理清楚,把别人的知识化为自身的技术知识。

通过细心研读以及“走出去”考察等,他对顶管施工认知有了较大的提升。在他的带领下,项目技术团队顺利地完成了全线108条井施工方案的编制,为项目赶工期、抢进度提供了有力保障。

除了提升自身的专业水平,项目团队其他的管理人员怎么办?为了使大家尽快熟悉并掌握各重点工程子项的关键施工工艺,他严格落实“四坚持”,即坚持所有技术方案集中会审、坚持首件认可制、坚持首件总结制、坚持技术交底与培训。同时,为了检验年轻的实习员工对施工工艺、图纸及规范的熟悉和掌握程度,他根据项目工程进展情况,为每一名实习员工指定导师,并定期轮岗学习考试。同时明确他们的分工,建立管线QQ群,谁负责哪几个井,每天报告进度,及时总结分析,发现问题,提出措施,并在每周的周例会上协调各部门推动解决。他常常通过工作中的小事告诫身边的实习员工做事一定要注意细节,把小事做细,用“放大镜”思维看待问题,用查漏补缺的形式促进自我技能的提升。正所谓“千里之行,始于足下,九层之台,起于垒土”。

通过形式多样的培训与锻炼学习,短短半年的时间,项目管理人员的整体施工技术管理水平有了明显的提高。他常说:“施工质量离不开施工工艺管理水平的优化提升,如果我们的管理人员自己都对施工工艺不熟悉,谈何施工质量。”

对于这些同事小兄弟,“坑哥”是用心呵护,严管厚爱。

“坑哥”坑媳妇

对于老婆和孩子,刘坤很少提及。家庭这方面,他可存在最大的“缺点”。

2017年正在项目大干的时候,刘坤接来了当时已怀孕6个多月的老婆和3岁的儿子。因为住宿条件有限,只能把娘俩安顿在宾馆里。“现在这么忙,你接他们过来,哪有时间照顾他们”,陈辉书记说。“我是真没办法呀,书记,家里老人身体都不好,这边着急开工,我把这娘俩撇在深圳就赶过来了,现在他们都需要人照顾,不接过来怎么办”,刘坤无奈地解释道。

后来,过了七八天的时间,同事们都在说刘坤的老婆和孩子回老家了。李龙说:“仅仅一个礼拜的时间,刘坤和我每天都是早晨五六点出门,晚上九十点才回来,有时候更晚,到底是他照顾老婆和孩子呢,还是老婆和孩子照顾他呢?”

2018年夏天,刘坤迎来了他的第二个孩子,是个小公主,儿女双全,一家人幸福的样子惹人羡慕。而透过喜形于色的外表,刘坤内心深处是酸涩的。平常不能躬身孝亲,不能照顾妻儿,只能作一块对企业、对社会有用的砖,哪里需要往哪里搬。

你说,他是不是坑媳妇的“坑哥”?

实力“坑哥”,更是实在“坑哥”。“过去的,让它过去,永远不要回顾;未来的,等来了再说,不要空想;我只想抓住现在,用我现在的理想,做我所应该做的。”刘坤时常用这句话来勉励自己,走出了一条属于自己风格的“坑哥”之路。

“坑哥”,牛!

【打印】【关闭】

浏览次数: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